小学生省下午餐鸡腿回家给妈妈吃引发教育反思


来源:佛山家教网 日期:2011/12/1

  ●肖淑丹的妈妈刘敏说,女儿给她带鸡腿回家,最初,她并没想到这是一件特别感动的事情,“平时,她经常把学校发的东西带回家,这很平常”

  ●新华路小学二年级二班王晟杰的爸爸认为:肖淑丹的母亲不觉得是个事儿,说明他们家庭教育很好,把相互关爱当成了一种常态。相反,大家这么惊奇,似乎更值得思考原因

  成都市青羊区新华路小学二年级二班肖淑丹吃午餐时,准备省下鸡腿带回家给妈妈吃,被班主任老师罗馨留意到了。罗老师让她吃下自己的那个鸡腿,又把班上多出的两个鸡腿送给了肖淑丹,请她带给她妈妈吃。

  这件小事经华西都市报报道后,大多数人读出了感动,有人读出了对教育的反思,甚至有人开始自责。昨日,二年级二班最后一节课是例行的班会,罗老师将班会的主题定义为“感恩”,让44名孩子各抒己见,让更多的孩子受到教育。

  感动读者

  女孩的爱很质朴动人

  昨日,肖淑丹很快乐。刚到学校,就把前晚写的那篇作文给罗老师看。罗老师说,平常,肖淑丹有点内向,上课并不太爱举手回答问题。昨日上课时,她情绪非常饱满,一堂课里,对于她提的每个问题都举了手。

  肖淑丹的妈妈刘敏说,女儿给她带鸡腿回家,最初,她并没想到这是一件特别感动的事情,“平时,她经常把学校发的东西带回家,这很平常。”

  尽管刘敏这样说,但肖淑丹要留鸡腿给妈妈的新闻见报后,评论和留言中最多的还是“感动”。

  有着22年教龄的谢洪艳说,她的女儿今年17岁,在她生日时,女儿用压岁钱和省下来的零花钱给她买了套价值上千元的高档品牌化妆品。当时,她也被感动了。

  “但是,那种感动和肖淑丹带给我的感动不一样。”谢洪艳说,肖淑丹是把该自己吃的那份鸡腿省下来,再用卫生纸包起来留给妈妈。那种爱,在她看来更加质朴,更能打动人。

  父母反思

  是否轻易给孩子太多?

  这则新闻还引起了一些读者对父母教育方式的反思。

  新浪微博用户“朵朵喜喜明”这样评论:现在的小孩拥有的幸福太多,反而失去了幸福感。当他想要的东西能轻意得到时,会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只有历经努力后得到,才倍感珍惜,体会到得来的幸福。她认为,“现在小孩不懂事,问题不是出在小孩自身,而在父母。”她反思:是否我们平时轻易给他们太多,而忽视了他们也应该有付出?

  新华路小学二年级二班王晟杰的爸爸也认为:肖淑丹的母亲不觉得是个事儿,说明他们家庭教育很好,把相互关爱当成了一种常态。相反,大家这么惊奇,似乎更值得思考原因。“是不是自己家的娃娃没有这么表现过?”他说,如果没有,父母真的要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

  主题班会

  妈妈对孩子爱有多深?

  下午最后一节课,开班会。黑板上,罗老师用红色粉笔书写着“感恩”两个大字。

  教室里,孩子们坐得端端正正。

  罗老师刚就前日教室内发生的小事说了几句话,就有好几个孩子接嘴,“你说的是肖淑丹。”这几个孩子说,这件事是前晚父母转告的,有的孩子说自己在班级QQ群里看见了大人们的议论。

  罗老师拿起报纸,读了一段,有孩子窃窃私语:“我都想哭了。”罗老师请孩子们发言,“你们说说看,为什么这两个小朋友要把鸡腿留给妈妈?”学生王浩舟说:妈妈上班很辛苦,挣了那么多钱,全都拿给她上学。又问:“妈妈对孩子有多爱?”学生王轩逸回答:爱得深不见底了。随后,班会在大合唱《感恩的心》中结束。

  罗馨说,每周星期三最后一节课都是班会。前日,发生了这件事后,在班级家长QQ群里引起热议,一个在国外上班的孩子家长感触颇多,他在群里反问,“为何我家的妹妹就没给我带个东西回来吃呢?”并提议,罗老师召开以此为主题的班会,让孩子们各抒己见,让更多孩子受到教育。“我接受了他的建议,虽然这次有些仓促。”罗馨说。

  教育专家

  感恩教育应是“润物细无声”

  四川师范大学教授吴定初认为,肖淑丹给母亲带鸡腿回家,肖妈妈并没太感动,孩子类似举动较多,在父母看来,只是一件平常事。而另一方面,这个小事,又感动了不少人,因为家境不太好的人互相关心和照顾,在外人看来,更容易体现出来,有“小事不小,震撼力量大”的作用。

  在他看来,经济条件不太宽裕家庭成员爱的方式“雪中送炭”的意味更重,而富人爱的方式“锦上添花”的色彩更浓。“这两种,我们都要鼓励。”吴定初说,不过,他更赞成后者向前者学习。

  吴定初还说,这件事感动这么多人,还折射出了在关于亲情、慈爱这方面的教育有些缺乏。虽然学校也在倡导,提出在母亲节给母亲洗脚、买礼物等要求,但这些更多是一种形式,甚至会起到“是不是只有节日这一天才这样做?”的暗示。

  吴定初提倡广大家长向肖淑丹的父母学习,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影响孩子的行为习惯。同时,他也希望别的老师在遇到类似情况时,向罗馨老师学习,多给孩子们正确引导。

  博友晒孝顺往事

  家住回龙观_x6p:我小时候也做过这事。在外面得了一颗糖,舍不得吃,拿回来给妈妈,妈妈咬下一半,另一半放我嘴里。

  @袁朝军:很久以前,农村里有一台收音机很奢侈。我5岁那年的一天,刘兰芳的评书《杨家将》开始播送,我突然把收音机关了。娘问为什么?我

  说,俺不舍得听,留给在地里干活的爹哩。爹很感动。从代销点上给我买来一包带芝麻的糖。从此,我苦涩的童年中有了些许的甜味。

  @Stoteddy:转发微博: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好吃的要一家人一起吃才是好吃的。记得最清楚的是一颗巧克力三个人一起吃。

编辑者:佛山家教100中心www.fdjj100.cn)